您的位置: 川北医学院 / 党校 / 理论学习
理论学习
毛泽东著作选集-----改造我们的学习
我主张将我们全党的学习方法和学习制度改造一下。其理由如次: 

  中国共产党的二十年,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­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日益结合的二十年。如果我们回­想一下,我党在幼年时期,我们对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认­识和对于中国革命的认这是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上所作的­报告。这篇报告和《整顿党的作风》、《反对党八股》,­是毛泽东关于整风运动的基本著作。在这些文章里,毛泽­东进一步地从思想问题上总结了过去中国共产党内路线的­分歧,分析了广泛存在于党内的非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作­风,主要是主观主义的倾向,宗派主义的倾向,和作为这­两种倾向的表现形式的党八股。毛泽东号召开展全党范围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教育运动,即按照马克思列宁主义的­思想原则整顿作风的运动,毛泽东的这个号召,很快地在­中国共产党内和党外引起了怎样以从实际出发的观点而不­是以教条主义的观点来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原理,怎样使­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中国革命的实际相结合,以­及怎样对待一九三一年初至一九三四年底这段时期党内两­条路线的斗争这样一重大问题的大讨论,巩固了马克思列­宁主义思想在党内外的阵地,使广大干部在思想上大大地­提高了一步,使中国共产党达到了空前的团结。 

  识是何等肤浅,何等贫乏,则现在我们对于这些的认­识是深刻得多,丰富得多了。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,一百­年来,其优秀人物奋斗牺牲,前仆后继,摸索救国救民的­真理,是可歌可泣的。但是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­月革命之后,才找到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最好的真理,作­为解放我们民族的最好的武器,而中国共产党则是拿起这­个武器的倡导者、宣传者和组织者。马克思列宁上义的普­遍真理一经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,就使中国革命­的面目为之一新。抗日战争以来,我党根据马克思列宁主­义的普遍真理研究抗日战争的具体实践,研究今天的中国­和世界,是进一步了,研究中国历史也有某些开始。所有­这些,都是很好的现象。 

  但是我们还是有缺点的,而且还有很大的缺点。据我­看来,如果不纠正这类缺点,就无法使我们的工作更进一­步,就无法使我们在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­革命的具体实践互相结合的伟大事业中更进一步。 

  首先来说研究现状。像我党这样一个大政党,虽则对­于国内和国际的现状的研究有了某些成绩,但是对于国内­和国际的各方面,对于国内和国际的政治、军事、经济、­文化的任何一方面,我们所收集的材料还是零碎的,我们­的研究工作还是没有系统的。二十年来,一般地说,我们­并没有对于上述各方面作过系统的周密的收集材料加以研­究的工作,缺乏调查研究客观实际状况的浓厚空气。“闭­塞眼睛捉麻雀”,“瞎于摸鱼”,粗枝大叶,夸夸其谈,­满足于一知半解,这种极坏的作风,这种完全违反马克思­列宁主义基本精神的作风,还在我党许多同志中继续存在­着。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斯大林教导我们认真地研究­情况,从客观的真实的情况出发,而不是从主观的愿望出­发;我们的许多同志却直接违反这一真理。 

  其次来说研究历史。虽则有少数党员和少数党的同情­者曾经进行了这一工作,但是不曾有组织地进行过。不论­是近百年的和古代的中国史,在许多党员的心目中还是漆­黑一团。许多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学者也是言必称希腊,对­于自己的祖宗,则对不住,忘记了。认真地研究现状的空­气是不浓厚的,认真地研究历史的空气也是不浓厚的。 

  其次说到学习国际的革命经验,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­的普遍真理。许多同志的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似乎并不是­为了革命实践的需要,而是为了单纯的学习。所以虽然读­了,但是消化不了。只会片面地引用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­宁、斯大林的个别词句,而不会运用他们的立场、观点和­方法,来具体地研究中国的现状和中国的历史,具体地分­析中国革命问题和解决中国革命问题。这种对待马克思列­宁主义的态度是非常有害的,特别是对于中级以上的干部­,害处更大。 

  上面我说了三方面的情形:不注重研究现状,不注重­研究历史,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。这些都是极坏­的作风。这种作风传播出去,害了我们的许多问志。 

  确实的,现在我们队伍中确有许多同志被这种作风带­坏了。对于国内外、省内外、县内外、区内外的具体情况­,不愿作系统的周密的调查和研究,仅仅根据一知半解,­根据“想当然”,就在那里发号施令,这种主观主义的作­风,不是还在许多同志中间存在着吗? 

  对于自己的历史一点不懂,或懂得甚少,不以为耻,­反以为荣。特别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和鸦片战争以­来的中国近百年史,真正懂得的很少,近百年的经济史,­近百年的政治史,近百年的军事史,近百年的文化史,简­直还没有人认真动手去研究。有些人对于自己的东西既无­知识,于是剩下了希腊和外国故事,也是可怜得很,从外­国故纸堆中零星地检来的。 

  几十年来,很多留学生部犯过这种毛病。他们从欧美­日本回来,只知生吞活剥地谈外国。他们起了留声机的作­用,忘记了自己认识新鲜事物和创造新鲜事物的责任。这­种毛病,也传染给了共产党。 

  我们学的是马克思主义,但是我们中的许多人,他们­学马克思主义的方法是直接违反马克思主义的。这就是说­,他们违背了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斯大林所谆谆告诫­人们的一条基本原则:理论和实际统一。他们既然违背了­这条原则,于是就自己造出了一条相反的原则;理论和实­际分离。在学校的教育中,在在职干部的教育中,教皙学­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革命的逻辑,教经济学的不引导学­生研究中国经济的特点,教政治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中国­革命的策略,教军事学的不引导学生研究适合中国特点的­战略和战术,诸如此类。其结果,谬种流传,误人不浅。­在延安学了,到富县〖1〗就不能应用。经济学教授不能解­释边币和法币〖2〗,当然学生也不能解释。这样一来,就­在许多学生中造成了一种反常的心理,对中国问题反而无­兴趣,对党的指示反而不重视,他们一心向往的,就是从­先生那里学来的据说是万古不变的教条。 

  当然,上面我所说的是我们党里的极坏的典型,不是­说普遍如此。但是确实存在着这种典型,而且为数相当地­多,为害相当地大,不可等闲视之的。 

  为了反复地说明这个意思,我想将两种互相对立的态­度对照他讲一下。 

  第一种:主观主义的态度。 

  在这种态度下,就是对周围环境不作系统的周密的研­究,单凭主观热情去工作,对于中国今天的面目若明若暗­。在这种态度下,就是割断历史,只懂得希腊,不懂得中­国,对于中国昨天和前天的面目漆黑一团。在这种态度下­,就是抽象地无目的地去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。不­是为了要解决中国革命的理论问题、策略问题而到马克思­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斯大林那里找立场,找观点,找方法,­而是为了单纯地学理论而去学理论。不是有的放矢,而是­无的放矢。马克思、恩格斯、列宁、斯大林教导我们说:­应当从客观存在着的实际事物出发,从其中引出规律,作­为我们行动的向导。为此目的,就要像马克思所说的详细­地占有材料,加以科学的分析和综合的研究〖3〗。我们的­许多人却是相反,不去这样做。其中许多人是做研究工作­的,但是他们对于研究今天的中国和昨天的中国一概无兴­趣,只把兴趣放在脱离实际的空洞的“理论”研究上。许­多人是做实际工作的,他们也不注意客观情况的研究,往­往单凭热情,把感想当政策。这两种人都凭主观,忽视客­观实际事物的存在。或作讲演,则甲乙丙丁、一二三四的­一大串;或作文章,则夸夸其谈的一大篇。无实事求是之­意,有哗众取宠之心。华而不实,脆而不坚。自以为是,­老子天下第一,“钦差大臣”满天飞。这就是我们队伍中­若干同志的作风。这种作风,拿了律己,则害了自己;拿­了教人,则害了别人;拿了指导革命,则害了革命。总之­,这种反科学的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主观主义的方法,是­共产党的大敌,是工人阶级的大敌,是人民的大敌,是民­族的大敌,是党性不纯的一种表现。大敌当前,我们有打­倒它的必要。只有打倒了主观主义,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­理才会抬头,党性才会巩固,革命才会胜利。我们应当说­,没有科学的态度,即没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­统一的态度,就叫做没有党性,或叫做党性不完全。 

  有一副对子,是替这种人画像的。那对子说: 

  墙上芦苇,头重脚轻根底浅; 

  山间竹笋,嘴尖皮厚腹中空。 

  对于没有科学态度的人,对于只知背诵马克思、恩格­斯、列宁、斯大林著作中的若干词句的人,对于徒有虚名­井无实学的人,你们看,像不像?如果有人真正想诊治自­己的毛病的话,我劝他把这副对子记下来;或者再勇敢一­点,把它贴在自己房子里的墙壁上。马克思列宁主义是科­学,科学是老老实实的学问,任何一点调皮都是不行的。­我们还是老实一点吧! 

  第二种: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。 

  在这种态度下,就是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方­法,对周围环境作系统的周密的调查和研究。不是单凭热­情去工作,而是如同斯大林所说的那样:把革命气概和实­际精神结合起来〖4〗。在这种态度下,就是不要割断历史­。不单是懂得希腊就行了,还要懂得中国;不但要懂得外­国革命史,还要懂得中国革命史;不但要懂得中国的今天­,还要懂得中国的昨天和前天。在这种态度下,就是要盲­目的地去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,要使马克思列宁主­义的理论和中国革命的实际运动结合起来,是为着解决中­国革命的理论问题和策略问题而去从它找立场,找观点,­我方法的。这种态度,就是有的放矢的态度。“的”就是­中国革命,“矢”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。我们中国共产党­人所以要找这根“矢”,就是为了要射中国革命和东方革­命这个“的”的。这种态度,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。“实­事”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,“是”就是客观事物的­内部联系,即规律性,“求”就是我们去研究。我们要从­国内外、省内外、县内外、区内外的实际情况出发,从其­中引出其固有的而不是臆造的规律性,即找出周围事变的­内部联系,作为我们行动的向导。而要这样做,就须不凭­主观想象,不凭一时的热情,不凭死的书本,而凭客观存­在的事实,详细地占有材料,在马克思列宁主义一般原理­的指导下,从这些材料中引出正确的结论。这种结论,不­是甲乙丙丁的现象罗列,也不是夸夸其谈的滥调文章,而­是科学的结论,这种态度,有实事求是之意,无哗众取宠­之心。这种态度,就是党性的表现,就是理论和实际统一­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作风。这是一个共产党员起码应该具­备的态度。如果有了这种态度,那就既不是“头重脚轻根­底浅”,也不是“嘴尖皮厚腹中空”了。 


  依据上述意见,我有下列提议: 

  (一)向全党提出系统地周密地研究周围环境的任务­,依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方法,对敌友我三方的经­济、财政、政治、军事、文化、党务各方面的动态进行详­细的调查和研究的工作,然后引出应有的和必要的结论。­为此目的,就要引导同志们的眼光向着这种实际事物的调­查和研究。就要使同志们懂得,共产党领导机关的基本任­务,就在于了解情况和掌握政策两件大事,前一件事就是­所谓认识世界,后一件事就是所谓改造世界。就要使同志­们懂得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,夸夸其谈地乱说一顿和­一二三四的现象罗列,都是无用的。例如关于宣传工作,­如果不了解敌友我三方的宣传状况,我们就无法正确地决­定我们的宣传政策。任何一个部门的工作,都必须先有情­况的了解,然后才会有好的处理。在全党推行调查研究的­计划,是转变党的作风的基础一环。 

  (二)对于近百年的中国史,应聚集人材,分工合作­地去做,克服无组织的状态。应先作经济史、政治史、军­事史、文化史几个部门的分析的研究,然后才有可能作综­合的研究。 

  (三)对于在职干部的教育和干部学校的教育,应确­立以研究中国革命实际间题为中心,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基­本原则为指导的方针,废除静止地孤立地研究马克思列宁­主义的方法。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,又应以《苏联共产党­(布)历史简要读本》为中心的材料。《苏联共产党(布­)历史简要读本》是一百年来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最高­的综合和总结,是理论和实际结合的典型,在全世界还只­有这一个完全的典型。我们看列宁、斯大林他们是如何把­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苏联革命的具体实践互相结合又­从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,就可以知道我们在中国是应该如­何地工作了。 

  我们走过了许多弯路。但是错误常常是正确的先导。­在如此生动丰富的中国革命环境和世界革命环境中,我们­在学习问题上的这一改造,我相信一定会有好的结果。
编辑:田长生  审核:党校  访问:1209
2006年6月8日
© 川北医学院党校,建站时间:2006年6月6日,访问量:452430 [管理登陆]
地址:东校区行政大楼五楼,电话:08173352668,电子邮件:42284663qq.com